風聲大作ca88手机版,這部電影暴光了韓寒的短板

韓寒的電影《一路向東》暴露了他所有的短板。是失敗中的失敗之作。我不理解為何朋友還幫忙吹捧,作為朋友,如果真心想為他好,應該發表中肯的意見,我看到不少人,是懂電影的,看過拍過電影的人,也跟著吹捧。為了友情(其實是錢),這么做其實是害人。

在《風聲》上映快一個月,不知道被多少人問過多少次有沒有看《風聲》之後,我終於看了::“折磨”了我近兩個月的電影——《風聲》。
雖然之前公司被授權與華誼兄弟聯合推廣電影《風聲》,但說是沒時間也好,說是因為長時間與其打交道已經失去了興趣也罷,老實說,我對這電影一直關注度不高,對其瞭解度也不深。
現在已經辭職回家休息,於是又有了大把的時間讓我看電影。約上大Q,邀她下班之後陪我去電影院裏消磨時間。

一位禪師臨終前的懺悔(原名《那个禪者》)

——作者:陳全林

禪師是我多年的好友,得了不治之症,在禪坐中面對死亡,參悟死亡。臨終前我經常去看他,聆聽他的教誨。我每次去,看見他總在打坐,消瘦的臉上帶著微笑。

我們坐著聊天,他說:“我一生被虛名所誤。雖然外面看著風光,出了書,有人跟著我學佛,可我知道,自己並沒有真正開悟,也沒有明心見性。現在想來,聰明反被聰明誤。”他說得很誠懇。

我說:“古來宗師,不是也有臨終開悟得道的麼?”他說:“那是大修行人,放下萬緣,一靈炯炯,不是我這種世智辯聰的小根器,我一生自恃聰明,有才有情,因此有太多的放不下。”

我又問:“那你最近如何用功?我每次來,你都在禪坐,我不忍心打擾你,只好在外面念佛,為你祈禱。”禪者淡然一笑,說:“謝謝你。生死大事,何時死,乃至來生何處投胎,我還是知道的。”

我說:“這就很了不起啊,你都知道自己何時死,何處投胎,難道你還沒開悟?”禪者有點慚愧地說:“這只是功夫,與開悟沒有干係,更與明心見性沒干係。我三歲時就能記憶投胎的因緣,長大後學佛為了求證這因緣。我此生很早就知道自己‘生從何來’,這一生的修行只為完成‘死向何去’。現在能知道死期,不過是預知時至而已,‘死向何去’,我也知道了,不過還是那句老話:‘再入輪回做眾生’,我的內心已經沒有對死亡的恐怖,這點粗淺的修行離得道或開悟或見性還遠著呢。”

“那你最近如何用功?”禪者說:“一心懺悔那些業障,從內心淨化。我是一個將死之人,要在臨死前,把內心清理乾淨,所以這幾月我一直在懺悔——懺悔我造的業,懺悔我做過的錯事,懺悔自己沒能真正盡孝,懺悔自己曾經傷害過朋友、親人,懺悔曾經說了很多妄語,在修行上,未得言得,未證言證,自負輕狂;懺悔自己曾經口是心非,說了不少是非,惹了不少麻煩,給他人帶來了不少傷害;懺悔我對愛過我的女人帶來的心靈傷害;懺悔自己的無知對同修帶來的誤導……”

禪者流著淚說了那麼多可懺悔的事情,讓我感動。“一個人,在臨終前的大懺悔,就是放下包袱,輕裝上路。”說到這裡,他笑了。誰都知道“上路”意味著什麼。

他讓我找來一個洗衣服用的大鐵盆,要我幫他把平生所寫的書稿搬出來,足足有一米高,要我當著他的面燒掉。燒書稿?我不忍心,急忙說:“這可是你一生的心血啊,多少出版社找你買書稿,你為何要燒?留著不是很好嗎?”他說:“你不燒,那我自己燒。這些沒有價值的東西,不燒何用?我沒有得道,寫出來的只是知解宗徒的文字,到頭來都是魔障,自誤誤人,我是很清楚的。現在燒了書稿,免得貽誤後學,免得增我罪過。若非真正明心見性,所談所寫盡是野狐禪啊!難道你想讓我墮落地獄嗎?”

我無語,禪者沉靜地說:“我一生說法講經,辯論是非,造業很多;因為沒有得道,沒有見性,說了很多妄語和見地不正的話,報應現前,得病在口腔、食道、胃。”他的臉確實越來越消瘦,因為坐禪的功夫,精神尚好。

我和他一本一本地燒他的著作,包括日記,不少還是用毛筆寫的,字跡工整美觀。這個冬天,我們以書稿取暖。他的淡定與超然,讓我很感動,就想,我臨死前,也要像他一樣,燒盡自己所有的日記、文稿,不留那些雜碎,乾乾淨淨,毫無牽掛地離開。我這個念頭一動,他笑了,說:“別學我,學我沒出息。”

我來過多次,禪師都說在懺悔業障,懺悔過惡,他對我說:“口業最難懺悔,我這一生中,講經說法,口出妄語,說人是非,口業大如山嶽。”他歎口氣說,“儘管口業深重,我還是要懺悔清淨了再死。看來,我比預期的日子要晚死一月,這一個月專門懺悔口業。修道學佛的人,口頭禪也是造業啊,何況我口業不淨,說是非,爭曲直,談邪見,不知這一個月能否懺悔清淨。等我懺悔清淨了,就是我要走的日子。

望著這位多年亦師亦友的禪師,我很難過,問他:“你要走了,有什麼話作為對我們最後的忠告?”禪師說:“我知道你的未來之路,但不能說破,說破了就是害你。未來的路在你心中,你如果能在夜裡靜坐內觀,也會知道的。我這一生的經驗,能告訴你的,就是:在沒有得道、沒有開悟見性之前,決不為師,為師就害人,誤人子弟即誤人慧命,果報最嚴重。我的報應就在你眼前,所以,決不要好為人師!

“其二,你即使開悟見性,也不等於了生死,出三界,更不是圓滿成佛!開悟只是修行的起點而不是終點,所以歷代祖師都強調要悟後起修,曆事練心,打磨習氣,斷盡惑業,方有出頭之日。開悟後還要堅持修行,明心見性後再出來弘揚佛法,即便你有了弟子,記住,不要接受他人供養,決不剝削弟子!江湖上的事情我見多了,很多師父把弟子當僕人馬仔使喚,那個罪過很重。

“其三,不要輕視任何不懂佛道的人,哪怕他們見解幼稚、錯謬,都不能笑話人。我這一生譏笑過很多見解錯謬的人,結果自己遭到報應。每一個沒有開悟的人都是未來佛,一旦開悟就是大師,你怎能嘲笑大師?這道理我雖然懂,但習氣、傲氣使然,給自己招了不少禍端。最近一月所懺悔的,就是我曾經輕視過他人;

“其四,你以後去參訪他人,哪怕是外道宗師,也不要帶著成見去參訪,不要比較誰高誰低,人間有無數菩薩化身教誨,外道中何嘗沒有菩薩教化?不要帶有分別心和成見,你一心聆聽,內觀,內智自生,生而不住。我過去好辯論,好爭鬥,口誅筆伐,結果自己得了咽喉癌、食道癌,罪孽深重啊!”

禪師說著眼淚流下來了,那是懺悔的淚,是悟達的淚,也是教化的淚。他用淚眼望著我:“記住了?”我說:“記住了。”我這十餘年來也浪得一點點虛名,來拜師的人偶爾有,我深記禪師之教誡,從來沒有收過徒弟。有人給我磕頭,我就趕快跪下磕頭還禮。這都是禪師的教誨。

一個月後,禪師說:“我要走了,還是投生西北吧,西北窮一點,但人厚道,佛道的根源甚深……我就投生西北。咱哥倆有緣,三十年後,還能再見,那時你是大哥,我是小弟,你可要幫我。”我們都笑了。我說:“我向你學禪時不上進,你踢過我,那時該我踢你囉。”他說:“踢狠點,爭取在你一踢之下,我當場開悟。”

他真的在預定的那天坐化,肉體火化。我分取了他一點骨灰,來京時還帶著。有一年,我發現窗外長的竟然是海棠,秋海棠,這才想起他的那首臨終詩:

海棠風過蟬魂香,寥廓青天是故鄉。

ca88手机版,再來求道道安在?康寧福壽非吾望。

他最後一次顯露神異,預言了我未來的居處,他的骨灰會滲進海棠樹枝。他說這些都是無常的,離大道、離見性還很遠。就他這樣的修行還是沒有了脫生死,沒有開悟,沒有見性。寫這篇文章時,禪者已經坐化十多年了,想想自己的修為,慚愧啊。那個禪者是誰?我不願意說出他的名字,他把一生的文稿焚毀,不希望有人記住他。

我相信,總有一天,我會在茫茫人海遇見他的,不論是否認出他,我們總會有緣遇見,盡未來際,會遇見他,在那個了無分別的本地風光裡會遇見他。

客觀的說,這部電影是部爛片,他令我想起另一部高曉松導演的不知所謂的裝B電影《那時花開》,這兩部電影連賣點都差不多,用了一堆型男型女。情節莫名其妙,鏡頭也并無特別之處,莫名其妙的開始了,然后稀里糊涂的結束了,最后留下幾個金句。這些金句單獨拿出來是不錯,放在電影里完全是不協調。總而言之,不值一提。是部爛片。

因對國產商業大片的失望,即便有不少人告訴我很好看,對其依然沒有抱有任何期望。正所謂期望越大,失望越大麼。不過值得慶倖的是,這部電影並沒有讓我失望。
片頭真的很炫,暗沉的主體色調,飛機,連綿群山,蜿蜒河流,然後幻化成風聲兩個大字,給人感覺很大氣。電訊通過纜線急速傳遞,情報文字在電流的碰擊交匯中形成。嗯。不愧是拍鬼片出身的導演,果然有那麼幾分的詭異。且不知是否因為我坐在第二排離螢幕太近,鏡頭晃動得讓我多少有些頭暈。

這電影的致命傷是將文學語言放在電影語言中--那些對白都有些小機靈,但這種小機靈放在紙上是笑點,放在電影里很生硬,因為電影不是文學,是更貼近生活的藝術。我是沒見過生活中任何人口中說出:
『早已粉轉路人了』
『哥在哪里拉屎,都有人來送紙』
『愛是放縱,喜歡是克制』這本來是句非常不錯的電影語言,但可惜,那個場景,袁泉獨出來的那種語氣語調,完全不搭調。你想像一下,如果用一封信的方式,配以畫外音,最后讀出這句話,該有多么感人。

這部電影我給了它四顆星,並不是我就覺得這電影真的拍得有那麼好,一篇篇評論看下來,大家說的問題我也有看到,所以我想說,看這部電影你不能太較真,因為情節上真的是漏洞百出,但是看也就是看那麼一個感覺吧,更何況我覺得這電影在各個方面都是有所突破的。
之前在報紙上看到過一篇文叫《蘇有朋——不陰不陽白小年》,印象極其深刻,所以看這電影有一部分也是沖著蘇有朋去的。嗯,的確如評論所說,為了這部戲蘇有朋脫胎換骨了。確實很驚豔,但驚豔的太少了。我也知道是因為被剪去了很大一部分,所以現在迫切的想看完整版。我不知道是不是可以說蘇有朋已經由一名“偶像派”明星成功轉為“實力派”,但我想,我可以很由衷的說句,在蘇有朋身上似乎已經無法找到“乖乖虎”的身影了。

從這個例子可以看出,韓寒是完全不懂電影的。毫無經驗,徒有點小聰明,而才氣不足。
我看過一些業余人拍的電影,比如王小峰,他也有同樣的問題,但是一部部拍下來,這個問題在專業的電影制作團隊幫助下,得到了很大改善,從第一部《小強歷險記》中『教屈原』的笑話,到《你丫真狠》時,還時不時有一兩句(大概是王小峰實在是不舍得刪)別扭的對白或者獨白,到胡淑芬主演的《衰鳥向前沖》這個毛病已經完全戒掉了。《衰》雖然花錢不多,算是DV電影,但僅就電影而言,好過《一路向東》很多倍。

剛拿到宣傳海報時,經理讓我猜哪個是老鬼。我瞄了一眼,說是李冰冰。從她的表情和角色上來看,怎麼想都覺得應該是她,判斷失誤啊。我還猜過是王志文,事實證明很多人都和我有過同樣的想法。反過來,是否因為編劇猜到大家都會按照這樣的思路猜測下去,所以故意沒有安排那樣的劇情,而是將老鬼設定為周迅演的顧曉夢呢。
雖然之前同事有劇透給我說老鬼是吳志國和顧曉夢,看完之後我發現這個劇透傳遞的資訊多少有些差錯。不過我倒是足夠佩服吳志國那個角色的,套用老六的話就是“吳大隊長不是一般人啊”。可不是麼,都傷成那樣了,居然還能唱得出來。我要是武田,在測量李寧玉身體之餘肯定要去研究一下吳志國的身體構造。
除了那幾個主角,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那個老六,那笑容真不是一般二班的猥瑣……簡直讓我滴汗。還有那個針灸,我敢說全國學針灸的人都要恨死你了,因為我猜想,會有很大一部分人和我有同樣的想法,就是這輩子都不會再去紮針灸了!
  
影片即將結束的時候,我的眼淚控制不住的往下流。因眾多酷刑神經一直緊繃,陡然放鬆下來,整個人的精神都快被擊垮了。我是真格的暈血啊,我看著那些刑罰我是真的哆嗦啊,看見八妞不是亂吠啡而是真的撲上去啃咬那姑娘,我是真的頭皮發麻。看見顧曉夢承受繩刑,我就差沒跟著一起喊出來了。
唉。我的神經果然有些脆弱,心理承受能力也有限,看完之後覺得多少有些小虛脫——身子發軟。看完電影往外走時,大Q也一直和我說,還好沒有生活在那個年代,不然肯定當不了地下黨,不是說我怕死,而是怕那些刑罰,被捉了之後不用嚴刑拷打,光是被那些酷刑嚇嚇就會被嚇得什麼都招了,那些簡直是讓人生不如死啊。我說妳可以選擇學習金生火,一槍就可以了結了,死也圖個痛快。

這種錯誤并不是只有業余導演才會犯,當年阿城評論陳凱歌改編他的小說《孩子王》說改的不好,他小說寫的是書面語,而電影并沒有將這些書面語轉口語,還有大家鐘愛的87版《紅樓夢》,各方面都是精益求精,語言上就沒處理好。仍然讓人覺得生硬。而《三國演義》就做的不錯,雖然說了很多文言,不會令人覺得違和,反而貫徹了『文不甚深,言不甚俗』,別有一番風味。

關於“我不怕死,我怕的是我愛的人不知我因何而死。我身在煉獄留下這份記錄,只希望家人和玉姐能原諒我此刻的決定,但我堅信你們終會明白我的心情。我親愛的人,我對你們如此無情,只因民族已到存亡之際。我輩只能奮不顧身,挽救于萬一,我的肉體即將隕滅,靈魂將於你們同在。敵人不會瞭解,老鬼老槍不是個人,而是一種精神,一種信仰!”這段話,我知道感動了不少人,但個人認為這段臺詞挺失敗的,一點都不自然,很硬,說教味很濃。不過,應該馬上就會多了幾句流行語,或許已經開始流行了。

今年我還看了陶杰的處女作《愛.尋.謎》,陶杰今年60多了,他是很聰明的。知道自己文字好,故事好,但改成對白還是需要打磨的,相信他聽了不少專業意見,所以這部小制作的電影,拍的頗為不錯,他令我相信,年輕人容易被才氣沖昏頭腦,覺得自己什么都行。而上了年紀反而會看淡名利,虛心學習。

總體說來,這部電影不是沒有缺陷,不是沒有失望,更不是完美無缺,但是,我依然覺得,以《風聲》現在的水準,鼓舞也好,稱讚也好,都已經值得為它鼓一下掌了。當然是希望國產電影能夠越拍越好。

我并不是韓黑,就事論事,我看過韓寒的大部分作品(九成以上),韓寒的確是才盡了。一個人的才氣是持續不了許久的。加上一個浮躁的環境,人生活其中,無法置身世外。他曾經的銳利,機靈,已經漸漸現出疲態。他后期的作品,并沒有走向成熟,而是走向膚淺,終于變成一個段子集合。俏皮話大百科全書。

最後說句題外話,沒有看到東易的logo,也沒有看到聯合推廣字樣,多少有些失望。
哈。上面那句算是對之前工作的支持。
嗯。我就是隨便說說,隨便寫寫,腦子不大清醒,條例不大清晰,說得不對還請指正,但請高抬貴口千萬別駡人。

有時候他接受訪問說自己從來不看書,不看報,其實并不是,這一點兒,他和高曉松一樣,都是為了強調自己的牛B,不惜撒謊。他們共同表達的意思就是:哎呀,我也不知道咋回事兒,我就這么牛B。事實上,要想人前顯貴,必得人后受罪。韓寒看過很多書,看了很多報紙雜志(后來自己辦雜志)。

有一次王蒙上竇文濤的《鏘鏘三人行》,說了一段話,大致意思是,唐詩宋詞元曲明清小說,而我們呢?段子。果然是人老精,鬼老靈。他說的真是精辟。我們這個時代,誕生了不少段子手,無論是微博界,小說界,詩歌界,乃至去到了電影界,都是一群段子手而已。

整部電影唯一給我留下印象的是陳柏霖的造型,簡直就是按照海子遺容做的。

本文由ca88手机版登录网页发布于ca88手机版,转载请注明出处:風聲大作ca88手机版,這部電影暴光了韓寒的短板